女危

一个坚定的爬墙党,专注吃粮一百年

【瓶邪】雨村——日常的一天

第一次发文
重度ooc
文笔差莫怪
若有撞梗求告诉我我立刻删

2018年x月x日    晴






上午7:40
吴邪迷迷糊糊醒来,宽敞的双人床上只有他一个人,还有一只苏万上次来送的小黄鸡抱枕。意识尚未清醒腰部隐隐作痛。于是伸手抱住,继续睡。









8:30
张起灵晨练完毕,冲了澡,先做了早饭,然后喂过栏里的鸡,抬头看过太阳的高度,路过正在日常对骂的胖子和隔壁大妈 ,抬脚向里屋走去。吴邪已经醒了,但仍哼哼唧唧不想起床———最后终于还是起了,在讨了一个早安吻后。






9:30
三人吃过早饭,吴邪自是和张起灵一番隐晦互动,胖子一边嚷着没眼看一边出门去了村里的理发店 ,他要去和那里的老板娘聊聊人生哲学。此时天气尚热,今日家里也并没有什么家务,于是有了一段难得的放松。吴邪倚在院子里的躺椅上心不在焉地摆弄着手里的一对核桃,时不时瞄一眼旁边喂着小满哥的张起灵。西藏獚和河马在一旁眼巴巴地看着,尾巴轻轻摔着。





11:00
胖子回来了,带回来不知哪个邻居给的几个迷你西瓜 ,用井水湃了,说要晚饭后再吃,权当饭后水果。


13:25
三人草草做了些面条,唏哩呼噜吃下肚。吴邪要午睡,张起灵坐在躺椅边,轻轻为他摇着扇子。胖子在屋子里的沙发上打着鼾。


16:17
胖子在厨房里热火朝天。夏天食欲不振,吴邪的身体又吃不得大荤刺激,他不知从哪里寻来了些酸菜,也不知是谁寄来的,但总是有了开胃的东西,不至于苦夏。张起灵也在厨房,他正守着一只药锅 ,里面是他亲自寻来的药,当然远在香港的张海客先生表示这里有他的功劳。



18:48
饭后三人坐在院子里乘凉,也许是因为张家的麒麟血,四周并没有什么蚊虫。上午带回来的西瓜在此时成了桌上的主角。不大的小瓜,胖子一人独占一个,另外两人分吃一个。吴邪用勺子挖下最中心的一块,塞进了张起灵的嘴里,在拒绝了大张哥的投喂后美滋滋地吃完了自己的瓜。


20:00
胖子在隔壁屋里看电视。张起灵端着晾好的药进了两人的卧室,尽管吴邪对那药的味道敬谢不敏,但看到身边人的脸就怎么都说不出不喝两个字。“喝吧喝吧,你吴邪什么苦没吃过,怎么现在还怕个喝药啦?......别忘了 你要多陪陪他啊。”他想,然后被苦得龇牙咧嘴。身边人接过药碗,不知从哪里变出来一块蜜饯递给他,在他嚼着蜜饯时蜻蜓点水般吻过他的唇,而后施施然带着本不可能出现在他身上的雀跃之意去刷碗了。只留吴邪一人在卧室里懵懵地呆滞,而后红了耳根。“闷油瓶你个老流氓!”他咬着牙,涨红了脸。




22:00
火热的躯体紧紧贴在一起,汗水随着身体的晃动落在床单上。炽热的呼吸打在彼此的皮肤勾起一片战栗。结合之处濡湿一片,身上人此刻露出了只有他才能看到的表情,没顶的快感淹没了他。他看到了长白之雪,看到了茫茫沙漠,看到了麒麟踏火。

他在,那些苦痛就变成了踩在脚下的云雾,  他踩着它们走向天空。

“过段日子带闷油瓶回去看看爸妈吧。”在攀至顶峰的间隙里 ,他这么想着。

——————【第二天早上的分界线】——————
胖子(幸灾乐祸):“呵,天真啊~昨晚上够激烈呀~瞧这脖子这姿势 ,幸亏胖爷我买了耳塞,要不然就睡不了啦hhhhhh”
吴邪(腰剧痛):...小哥!!!!!!

评论

热度(111)